新闻专题 > 综合类 > 正文

鳌山湾,永远鞠躬的山水

2018-12-11 09:25 来源:青岛早报
分享到:

鳌山卫街道,明代曾设置海防山卫,迁军户屯兵以抵御倭寇。因归属崂山山脉,近海临山,景美渔丰。改革四十年来,国家大力海洋经济,2012年围绕鳌山卫街道和温泉街道等周边区域建立青岛蓝色硅谷核心区,目前,聚集了山大青岛校区、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国家深海基地、河海新能源、港中旅海泉湾度假城项目等众多国家级海洋相关科研项目,成为国际一流的海洋科技研发中心、成果孵化中心、人才集聚中心和海洋新兴产业培育中心。

2018年6月,习总书记曾前来视察。该区域资源优势,经济发展,山水秀美,民风淳朴,乃是幸福宜居之地。

1.蓝色硅谷。

2018年6月12日,习总书记亲临鳌山湾畔的青岛蓝色硅谷,对该基地现代海洋高科技的发展给予充分肯定,并做出新的要求和期望。

七枚铜钱,跳下山去,购买钟声的睿智。这不是道家,也不是陵园。茶的霓裳蒙住鸟的眼睛,浪的呢喃叼走海鸥,渔夫丰收的脊梁,与夕阳吟一首宋词。

露珠,披一身鹤的羽衣,鸣在秀石之上。谁能解说,该是何门何派的玄妙?

大海的孩子中,我们比浪花淘气。潜入龙宫,我们挑选大海收藏的旧时光,硝烟,金属,瓷片,骨渣。岁月,敞开宝囊,别忘了带走贪婪的指戒。

一张网,瞄准我们自己。

海洋,给予我们生活的渺小。海洋,给予我们胸怀的宽广。

富裕和一条滨海的公路,带领磁浮地铁回家;新农村、蓝色硅谷,和一群求索的向导,在海水温泉里同浴过;汗水,目光,身姿,丈量共产党人的脚步。

左页,旅游册上标明:岛滩人独鳌,海泉林倚山。右页,国字号的科技产业,链接世界,创新生活。

2.山大分校。

2018年9月,山大青岛校区第一次聚集了本科、研究生、留学生等2875名新生。周边招来了其他各大院校,逐渐成为高等学府云集的知识产地。

卫所,在海边站成一名汉子,顶着箭伤,紧缩双眉。阳光,给他青铜的脸庞;月色,沐着他挺直的腰板。

一棵槐树,曾滴下多少鸟鸣?

千百年来,山青水秀。

一群赵钱孙李的学子,以书香屯兵,开设和平讲坛,共同解开大海的锦囊。

天南海北,安居乐业。

3.鹤山。

位于即墨市鳌山卫街道,因东峰有巨石似形仙鹤而得名,全真道龙门派祖师邱处机曾云游至此讲法论道。招鹤回鸣、水鸣天梯、滚龙洞自然景观和邱处机、徐复阳等传说故事,文化底蕴厚重,天然风韵迷人。古有“游崂山不游鹤山乃为憾”之谓叹。

真是书生放生的那只鹤吗?叼着七枚铜钱出走。眼睛,在用心灵触摸夜的乌衣,风的闪电。

传说的钟声,鹤山派的形影。井边,一棵梧桐醉了,凤凰起落的声音,比花儿欢迎蝴蝶的掌声还小。身后幸福的荆棘,弯腰,点头,憨厚的样子。

谁能听懂水鸣天梯低沉的话语?谁想和仙鹤回首翱翔?这需要自己搬动自己的脚步,举起自己虔诚的左手和右手一起亲密接触,一次爱的接力。

滚过龙洞,我发现,自己还是一条不长尾巴的虫子。

4.卫里。

卫里是鳌山卫诉称,明朝曾是屯兵防御敌寇的卫,下设浮山所和雄崖所,是与天津卫、威海卫齐名的沿海二十四卫之一;历史上出过武举;开国少将陈锐霆出生在此。

卫里出武将,明朝的千户们,将鱼虾蟹晒成冬日的温暖,用大碗盛满纷飞的雪花,谈笑的江山,一起下酒。外公也在一个秋夜,用小盅把武举人的轶事说给我的五岁听。

至今还相信:卫里出武将。

有一年,陈锐霆将军回盘龙庄的时候,就把外公喝成关公。

他说,再唱戏都不用化妆。

金桂飘香的季节,山大分校的学子们走进卫里海边,风姿绰约,文武双全。

5.天柱山。

天柱山位于鳌山卫镇西部,海拔263.9米,东与鹤山风景区毗连,挺拔陡峭,山势险要,因山形若石柱而得名。清同治版《即墨县志》描述为“孤峰独上,形如华表”。

茶叶们说:比云还高,比鸟还美。这就是山的乳名?

山下,它只不过比怯懦多一寸,比胆战心惊高一公分。

当汗水数清鸟的羽毛,天柱山,其实没有任何即墨人的脚高。

6.东京山。

位于鳌山卫东南部马连沟村,海拔107米,因两座山峰的西峰有一巨石形似鹰嘴,又名鹰嘴山。曾经有为当地迷航渔民送灯归航和为穷苦百姓治病救人的传说,因此来山上赶庙会和"狐仙庙"朝奉膜拜者络绎不绝。

世上本没有仙,仙是善良吹大的气球,握在孩子们的笑声里。

虔诚的屈膝,折腰,沉默,只是山上的浮云;蝴蝶,蚱蜢,蜻蜓,野兔,各自会客。

为渔船点燃了灯塔,为疾病拨开了乌云。传说,也是善良浇注的野花,可以阳光下伸伸腰,看看赶海姑娘的脚丫。

有歌在十月的排行榜上,谁能成为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浪漫着鳌山湾的夕照。或许,邂逅的千百度里,不是海市蜃楼。

7.豹山。

位于鹤山与天柱山之间,海拔310米,状似葫芦,形体独特,有铜盆窝、五风楼、三铺炕、水牛涧、鸽子堂、黑风崖等景点。山上杂花丛生,色彩斑烂如豹皮;山内修筑小型水库三座,山体林木总覆盖率90%以上,是青岛市东部沿海迄今为止保护最为完整的自然风景区之一。

山与林的对话,藏在季节变幻的风中。云,忙着去跟一群羊学习走路,它安排窝、楼、炕、涧、堂、崖六兄弟在家值班。

失聪的库水,列队迎接远方客人的脚步。

为什么,你的葫芦里永远流不尽甘甜和欢乐呢。这,才是我想知道的秘密。

8.钱谷山。

位于即墨市温泉镇境内,海拔268.4米,有峰名四郎顶,传说与杨二郎有关,又传说山中曾经屯过兵器、粮草于此。

钱米藏在哪儿,追赶的长矛,用绿头巾的松针,绣出藏宝图,小半在山上,大半在山下。

是二郎单独出门了吧,哮天犬温顺的照着石头绘出了自己动画里的模样,也忘记了申请专利保护,狗剩的名字被三表哥注册,在青岗岭村免费使用了八十二年。

钱和谷,后人的坚守吗?筑屿看守山下的富裕。

茶香和果林,将所有山石的声音,丰收喜悦的声音,海风原创的声音,修葺成思想的芦苇,吹响美丽乡村。

9.四舍山。

位于鳌山卫镇北部与温泉镇南部相接的边界上,主峰海拔326.8米,是目前即墨境内最高峰。清同治《即墨县志》载:“四舍山,县东四十里,四峰峻起,形如舍宇,惟一径可通。”传说清朝湖广总督即墨郭琇在山上读过书。解放战争时期,曾有国民党军队修碉堡驻守山上,现存碉堡遗迹。

四山联袂,是谁修葺的房屋?少年的郭琇,与蛙鸣,蟋蟀,蝉噪,月光为邻。

五柳先生笔下的仙女,还没长大。湖广总督,独自应答线装书的提问,读着读着,烛火就点燃黎明,点燃康熙朝大殿的正大光明。

皇上失踪的日子,一群叨扰生活的蝗虫,在山上修建工事,力气很弱,连逃跑的脚步都踉踉跄跄。

红旗在十月高歌后,碉堡,已经成为农忙节气避雨的好地方。

槐花盛开的午后,一片游人,还能捡到硝烟,呐喊和光明,就像满山的野菜和瓜果。

10.姚庆祥烈士祠。

现称姚庆祥烈士纪念馆,1954年在烈士家乡修建,坐落在鳌山卫姚家庄村。姚庆祥烈士,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1951年8月朝鲜停战谈判期间,遵循停战谈判协议的各项规定,不予还击。被美国侵略者开枪射击牺牲,被授予“和平战士”称号。

六岁的时候,外公就带我来看你,你睡了的姿势成长了少年的骨骼。

垂柳的帽子,松树的衣裳,山花的布鞋,紧握的双手。你的样子,是紧绷着脸的雷锋叔叔。

如果,能做你的向导,一览即墨新东部,该有多好。

11.管岛。

位于鳌山卫镇东南海域的小岛湾与崂山湾之间,竹影婆娑,青草幽幽,林木参天,岩礁怪奇,堪称“天然的石雕艺术博物馆”;崖边耐冬花生长成树。

那棵耐冻的花,看够了日出,听烦了潮落,它的子孙围在一起,长成树。

树,不开花的日子,现代派的风景画在叫卖渔夫的嗓门。

五柳先生一挥毫,绝美的故事在崂山一处庭院里,飘着雪花,炉火,映亮乡试的高头大马。

年轻的鳌山湾,千户、百户以及他们的子孙,在渔家乐里清蒸浪花;闻味的夕阳,久久不肯离开。

争相欢告的泪水,展示高科技的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12.青岗岭。

位于姜家白庙南偏西4公里处,清嘉庆时(1796~1820),院上刘姓一支迁此地,因地处松柏成林、长年青翠的青冈岭上,因以为村名。站在岭上,晴天时可以看到日出东海水面。

站在岭上看风景,日出是海水弹出的玻璃球,小伙伴们都想得到它。

多年了,小伙伴的孙子都会在地上弹玻璃球了,日出还是被浪花独占。

文香小三姐说,她出嫁的那天,只要我站在岭上,肯定会看到日出,还有她涂红的胭脂。

而我不知道,阴历八月二十日清晨,西边会不会,同时下雨。

13.邹家沟。

隶属青岗岭行政村的一个自然村,村西北有明朝征辽将军墓,传说被杀将军金头埋在墓中,墓被挖掘,墓碑埋在新修公路下,曽建小学一处,我曾于此读书一载,现被私人买下修建别墅。

一年级时的泥桌,喂肥了别墅的奇花异草。

曾经埋过明朝征远大将军金头的土丘,传说风水很好。少年们的朗朗读书声,被都市老板相中。偶尔,会在某个清晨,老板站在自盖的三层高楼上,像一位古人一样,正在城楼观山景。

1958年,想一睹金头的人们比蚂蚁还多。农具,挖了三天三夜。

每个夜晚都将白天的劳动重新掩埋,经历过的老人发誓:神灵犹在。

圆头的碑石,做了五保户五姨奶家的地基,陪着金头在黑暗里休息。

埋着金头的屋顶,变成一所三个年级共同升旗的地方,每当春风做客,村头的杏花,开得很人面的样子。

直到大城市的老板站在自盖的三层高楼上,桂花从他家的院子里跑了出来。

山上,有一盘未下完的五子棋,与山松一起等待拄杖的老人,牵我回童年。

14.白庙。

鳌山卫镇辖属村庄,有姜、孙、李、邱、马几个村庄都冠名白庙。南邱白庙村,位于大任河西岸,《邱氏族谱》载:明永乐二年(1404),邱氏由云南乌沙卫迁至山东青州府益都县,永乐五年再迁此,临近白马庙得名。

一百座庙,需要多少和尚?他们,什么时候起床念经,什么时候下山挑水。他们,真的认为漂亮的文香姐是一只老虎变的吗?

曾经问过二十岁的启蒙老师。

那是你的故土,你爷爷的爷爷就生长在那里,不是一百座庙,只有勤劳的山里人家。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1952年走失在朝鲜,某高地的大伯,和我一样也出生在这里。

庙呢?山下美丽的老虎呢?入侵的那只老虎呢?

大伯,躲在白玉石墙壁上,和他的战友商量:在热炕头再端上几碗即墨老酒。

15.院上。

明洪武年间有于、孙二姓来此定居,因当地有幸福寺院一座,遂在寺院东侧高地建村名院上。家家户户种植花卉,是即墨远近有名的花卉专业中植村。

院上村,没有同学,不曾被鹅追过,让树划伤。一年级下半年就转学,陌生了好多年。

院上的人,不单是花匠,赠予他人花香的同时,也用彩笔将幸福的模样,蘸上春天的鸟语,夏日的蝉鸣,秋盛的场院,冬雪的妩媚,涂在自己脸上。

一次路过,我也幸福的想起了曾经捡到的邻家小燕的红色扎头绳。

16.大龙嘴。

《胡氏族谱》载:明永乐时(1403~1424),胡姓由柳沟村迁至此地立村,因处山沟西岸,取名沟西崖村。因豹山自北逶迤而来,在此村后耸然突出,于清咸丰时(1851~1861),改称遇岭村,又改称大岭嘴,后演变为大龙嘴。

大龙嘴,其实没有龙。能读懂易经的外公说,龙在公元×××年,被南方人暗地抢去了。

我太小的左耳,也没仔细听进去究竟的原因,龙的气是不是龙在生气。

记忆里,一棵躲进树空捉迷藏的老槐树,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七老爷,还有他家中乱乱的半顶棚带插图的线装书。棚子里,一只大老鼠和我相遇,我用蜘蛛网新织的头饰吓跑了它,

顶棚成了我的家园,老鼠啃剩的纸张,擦亮了我的眼光。

现在的大龙嘴,或许又潜伏着龙了吧。要不,怎么会这样,精神抖擞,扬眉吐气。

吐气的气,是不是外公说的龙的气。

17.上庄。

1406—1410年(永乐年间),王姓、黄姓先后迁徙于此建村,称东上庄村。另据《崂山志》载:此村原为明代黄氏的上庄别墅,后改为上庄村。村西曾经驻扎解放军骑兵部队。

上庄曾经驻过一支部队,马比人多。这是我小时候见过的最美丽的动物,遗憾的是不能轻轻触摸它们,臀部深褐色五星图案。

跳跃的风景,比我的童年胖多了。长大后对比悲鸿大师的大作,总觉得少了翅膀。

那个夏天,刚偷听马呼唤黎明的声音,就被营房里放映的电影,在课堂罚站了两节课。前桌小燕的长辫子,让我的小脏手差点抓碎了身后的泥板凳。

就是在那里,我最早从彩色的墙上,记牢了雷锋叔叔一生的样子。

18.狗石屋。

红星村西北1.25公里处原有一个称为狗石屋的小村,系刘姓所建,1971年兴建水库时拆除,迁并于红星村。村旁有一块中空成室的巨石而得名。

为躲十岁的那场雨,投入你的怀抱,并没有外公所说的四只狗蹲在里面聚会。

一处别墅经过你的身边,遗漏了大块水泥,像是站岗的最后一支骑兵。

你的清瘦倒映在红星水库,潜游的草鱼时常抚摸驼背。

忽有一天,一枚旅游的别针会穿透你的胸胛骨,赠送靓丽的招牌。

19.白庙芋头。

白庙诸村庄地处山岭之地,因土壤、水份、空气等有利因素,种植的芋头、地瓜等农作物,营养丰富,口味极佳,成为都市居民餐桌上追寻的美食。

一棵芋头,举着绿伞,扮成荷花的样子。蜻蜓路过的时候,用尾巴和伞柄握了握手。

我和它淋一样的雨,吃一样的阳光。我长大了换上面具逃离家乡,至今还学着卷起舌头与钢筋水泥对话。它在家园的路边,被外乡人挑去坐了两宿的火车。

今夜的晚餐,和你相遇,剥开你柔软的外衣,我找到了自己被小狗叼走多年的小名。

白庙芋头,足够咀嚼一生的母乳。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