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在原胶南县中部,虽说距离青岛城区不算太远,但在改革开放以前的年代,回故乡的路却是比较坎坷麻烦的。

后来一桥一隧的建成通车,如同凤凰涅槃般浴火重生,让人们彻底告别了“青黄”不接的年代,天堑变通途,让西海岸这个凤凰起飞的地方,插上了飞天的翅膀,使大青岛建设进入了现代化的快车道。

我愿在有生之年,乘着改革开放的的东风,憧憬着美轮美奂的中国梦,唱着《故乡的云》,不断地、更多地行走在回归故乡的小康路上。

">
新闻专题 > 综合类 > 正文

回故乡之路

2018-12-11 09:25 来源:青岛这边
分享到:

我的故乡在原胶南县中部,虽说距离青岛城区不算太远,但在改革开放以前的年代,回故乡的路却是比较坎坷麻烦的。

首先最大的难点是过胶州湾,以前百姓称之为过海,是需要到小港码头乘座轮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渡轮是吃水量吨位很小的机动船,只能载客二十来人,横渡胶州湾需要近2个小时,而且只有在海面风平浪静时才能发船。那时一年中因风浪、雾气、维修等各种原因而停航的时间,加起来要有好几个月呢。以前国家规定的假期少,人们经济收入低,好不容易有空余时间,买好礼品到轮渡码头时,却被告知海上有雾或有风浪不能发船过海,可真够挠心烦人的。而且在黄岛下船后,要几经碾转的等待乘座一天只有几班去胶南或日照的班车。陈旧的长途车还经常会在路上因故障而停车检修,人们只好在狭窄、坑凹的沙土公路上耐心的等待。夏季的炎日会使人如火烤一般,炙热难熬;冬季更会使人寒风刺骨,冰冷难耐;阵风过后更是尘埃飞扬,使人污垢满面。

记得1976年接近春节前的一个星期天,奉父母之命回老家给祖辈上坟祭祀。因风浪的原因,胶州湾轮渡被延误,从而耽搁了到达西海岸的时间,从薛家岛乘车到胶南县城时己下午四点多了。此时,从胶南南下的长途车己没有了车次,还算运气好,在路旁搭上了一辆农民南下回程的马车。马车在沙石公路上颠簸着,“咣当咣当”地慢悠悠的向南行进着,路两旁是已没有任何植被的萧瑟田野,远处是荒芜的山梁。时间在缓缓的车轮下分分秒秒的逝去,夕照的霞光很快地褪去了倩丽的色彩,而被昏暗的黑色所缓慢的吞噬。凛烈的北风呼啸着,气温在急剧下降,寒气逼人。人坐在马车上抄手蜷缩,上下嘴唇打着哆嗦,双脚不时地跺着车板,后来干脆将物品放在车上,人下车或小跑或跳跃着跟车行走,以抵御寒冷的侵蚀。在距离老家村庄七、八里路程时,人家马车拐个岔就要到家了,没办法,我只好谢过老乡,下车手提肩扛,背着沉重的行李物品齐步走了。在仅有的一点下弦月照射的朦胧夜色中,在荒凉山野的陪伴下,又冷又累又饿地我,蹣跚了1个多小时才到达故乡的亲属家里。一天的舟车劳顿,使人身心俱疲,此番行程深深的印记在我的脑海中,令人难以忘怀。幸好老家已无至亲,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退休之后,没有了牵挂和羁绊,心际便会不时地泛起点点滳滳淡淡的回忆,胶州湾跨海大桥和海底隧道的建成通车,使我产生出一种心仪故乡的欲望。“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前年春天,我决定乘坐女儿新买的轿车回趟老家看看,亲眼看一下家乡的变化,了却我思乡的心愿。

在环胶州湾高速路上眺望胶州湾跨海大桥:只见大桥横空出世,神韵气势恢宏、庄严凝重,朴拙圆滿、浑若天成;大桥龙飞凤舞、碧野戏水的风韵,宛如洁白的玉带,高昂、灵美的屹立在蓝色的海面上,又象箭带一样穿插在海天云雾中遨游、飞向远方。整座桥如长虹臥波屹然挺立,巨蟒般倩丽的身姿似万马奔腾横贯胶州湾。

汽车风驰电掣般地驰骋在沥青桥面上,放眼远眺,浩瀚烟渺的海面上粼光闪烁泛着银白色、舟帆影綽,好一派美妙壮丽的风光;近看,深蓝的大海暗流涌动、水深莫測、鸥鸟翻飞;曾经让人愄惧的大海——胶州湾就在我的脚下。我们象赴天庭之约行驶在通天大道上似的,腾空而起如履平地般地飞翔着,海风呼呼的迎面吹来,泌人肌肤,带来了凉爽和愜意。人在如此美妙的景致中,犹如诗中行、画中游,让人开心至极。和大部分过桥的车辆-样,我们也善意地违规在桥上的应急车道停了车,拍下了大桥矫健雄伟的身姿,并留影纪念。

在黄岛红石崖下桥上岸后,只见原是区域面积很小,由低矮平房、棚户,狭窄小土路组成的黄岛,己变成了地域辽阔、比青岛老城区还要现代化的新市区。宽阔的柏油大道遍地纵横,高楼大厦密集林立、耸入云天,商业街商厦、店铺鳞次栉比、繁华似锦,科研单位、大学校区遍地开花,环保安全的现代化工厂企业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西海岸各处。宽阔、洁净的大道两旁,盈滿了高低交映的绿树花草和形态各异的精致景观,在春风中向我点头致意;那赏心悦目、出水芙蓉、满池玉莲的街边花园,那变幻旖旎的喷泉、直流而下的瀑布、九曲幽径的栏栅,向我表示问候和拥抱;唐岛湾的曲线海岸、金黄的沙滩、凸突的岩礁,浪花拍岸,宛如美丽的画卷;大街小巷到处都充滿了朝气蓬勃、笑声鼎沸、万象更新之气象。耳边犹如响起那令人心旌荡漾的《故乡的云》之曲“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下的游子……”,情景交融,竞令我一时心意朦胧、迷乱,直至感动、欣喜;西海岸新城区的美景让人幌忽进入了篷莱仙境一般,令人心旷神怡。

汽车,在宽阔平坦的高速路和国道上风驰电闪般的一路向南驰骋,如同骏马奔驰在辽阔的大草原,如鱼得水。很快便穿越了高楼大厦密集的原胶南城区后,继续向南飞驰着,路边不时还呈现出蔬菜青青、麦浪滚滚的画面,让我饱览了西海岸多彩的无限风光,令我心驰神往。行驶了不很长的时间,便到达了日思夜想的故乡,没想到老家的村庄已延伸扩大到国道旁,路边工商企业一字派开,一片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景象。想想以前回趟老家需一路颠簸、费尽周折、劳力劳神,耗用近一天时间。而今,当还沒看够沿途千变万化的美丽胜景风光时,却眨眼间便一挥而至,真是令人赞叹不已、感慨万千。

傍晚,在夕阳余辉的微笑中告别了乡亲,踏上了回归的路,与来时不同的是,过胶州湾时改成了经海底隧道返回市区。珣艳多彩的胶州湾海底隧道,如蛟龙入海蜿蜒绵长静臥海底嶦岩中。汽车在薛家岛进入平坦如镜的海底隧道,只见隧道内串串灯光如火龙般迎面飞来,璀璨夺目、流彩纷呈、珣艳多彩。通道里设施齐全、漂亮大方、平稳舒适,安逸静心,行驰其中尤如飞船在宇空中游弋,不断变幻的景色使人目不接睱,陶醉其中。汽车在快速地行驰了十几分钟过后,我们便穿越了海浪滚滚、波涛汹湧的胶州湾,恋恋不舍地回到了繁华且又喧嚣、拥挤而又美丽的青岛市区。胶州湾海底隧道经济实惠、行驶方便、风雨无阻、全天候畅通直达,与跨海大桥风格迴异,同为过海通道的两支奇葩,放射着璀璨的光芒。

一桥一隧的建成通车,如同凤凰涅槃般浴火重生,让人们彻底告别了“青黄”不接的年代,天堑变通途,让西海岸这个凤凰起飞的地方,插上了飞天的翅膀,使大青岛建设进入了现代化的快车道。

我愿在有生之年,乘着改革开放的的东风,憧憬着美轮美奂的中国梦,唱着《故乡的云》,不断地、更多地行走在回归故乡的小康路上。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