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我离开故乡已经十多年,虽然在深圳这座繁华的城市,我以一个农村孩子的倔强和坚强扎下了根。但在我内心深处,异乡的家不是我的家,只有故乡才是我灵魂的栖息地。大客车呼啸着,一路向北,穿山越水,昼夜不停,一点点地向故乡靠近了。望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地方,我的心也突突地跳得厉害。当汽车抵达市区时,我的眼里竟充盈着晶莹的泪花。故乡,阔别多年的游子又回来了!

" />
新闻专题 > 综合类 > 正文

回老家

2018-12-12 01:25 来源:青岛早报
分享到:

一转眼,我离开故乡已经十多年,虽然在深圳这座繁华的城市,我以一个农村孩子的倔强和坚强扎下了根。但在我内心深处,异乡的家不是我的家,只有故乡才是我灵魂的栖息地。这个春天,我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我都要回老家走一遭。

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日子,我踏上了回家的路。大客车呼啸着,一路向北,穿山越水,昼夜不停,一点点地向故乡靠近了。望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地方,我的心也突突地跳得厉害。当汽车抵达市区时,我的眼里竟充盈着晶莹的泪花。故乡,阔别多年的游子又回来了!

一下车,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充满现代化的城市:只见在青山绿水的掩映下,到处都是一幢幢新颖别致、流光溢彩的高楼大厦;到处都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热闹繁华的城市大道;到处都是一排排配套完善、豪华大气的住宅群;到处都是一片片绿意盎然、花香四溢的绿景观带。要不是我心中有数,我还真以为这里就是深圳呢?没想到十多年没相见,老家竟然发展得这么迅猛,这么好!

滴滴滴滴,一辆小汽车在不远处按起了喇叭,车里有人朝我隔空挥手。我定睛细看,原来是表哥。他显得特别的兴奋,激动地说:“兄弟,可把您盼回来了,真好”,一会儿,我坐上了车,很快,小车风驰电掣般融入了滚滚车流。

二十来分钟后,表哥的家到了。这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楼,屋顶上覆盖着红色的琉璃瓦,看上去非常洋气。门前有个小院,院子的地面铺有水泥,院子的一角栽种了各种各样的花卉和一些果木树,看起来格外干净、整洁、温馨。走进里屋,客厅的正面墙上挂着一个60英寸的液晶大彩电,客厅的一侧是两排豪华大气上档次的咖啡色真皮沙发,一盏白玉兰状的水晶灯从吊顶上悬下来,分外夺目。再往前走,就是卧室。每层楼的每个卧室,显然都是经过精心的设计:赭红色的木地板、宽大的席梦思床、时尚而不花哨的窗帘、冷暖两用空调、绘有山水图案的组合壁柜······房间宽敞明亮,色彩自然清新脱俗,给人以温馨舒适的感觉。真是太漂亮了!看得我直入神,不由地啧啧称赞,脱口而出说:“这要是在深圳,这房子至少价值千万,真是豪宅呀!”哪知表嫂不以为然,轻描淡写的说:“这不算什么,在老家算一般了,你多走动看看,有些人的房子那才叫气派!”我暗想,不说别的,就是这个面积近20多平米,配有一个冰箱、一个大冰柜、一个大餐桌的厨房就让城里人望尘莫及。

下午三点时,我终于见到生于斯长于斯的村庄。我惊奇地发现,老家真的是大变样了,不但各家各户都修建了一幢幢新颖别致的小洋楼,就连整个村庄的格局经过调整后也变得井井有条。我梦中思念了千百回的老屋,在岁月风雨无情的侵蚀下,竟然变得如此破败不堪,内心不免一阵哀伤。但又想,新洋楼替代旧砖房不正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吗?这也算是一种顺应时代的发展吧!想到这,心头快慰多了。

“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了?”迎面走来一个身材敦实的小伙,细看,原来是四叔的小儿子周勇。记得我刚走出家乡时,他还是一个穿开裆裤满村庄跑的小调皮蛋,如今,个头竟窜得那么高,我也不由得乐呵呵的和他聊起来。我们肆无忌惮的开怀说笑,引得村里人的注意,一些熟悉的乡亲纷纷从门口探出脑袋,愣了一下,然后又连忙惊喜地都围上前问长问短。虽然我们隔了十多年没有见面,虽然岁月改变了我们彼此的容颜,但我们依然像儿时一样的熟悉,乡亲们争着向我介绍家家户户的新变化,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乡亲们都是一致称赞党的政策好,大家都庆幸赶上了好年代。现在,不但免除了农业税,还有了各项补贴;村与村之间都通了水泥路,从此出行不再是难事;家户户家都住进了小洋楼,用上了各种先进的电器;新型农机的普及,让轻松种地不是梦;网络的普及,让村庄与外界沟通无距离;借势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村里人开办起农家乐、酒店、饭馆。更让我吃惊的是,乡亲们相互之间争吵少了,社会道德意识增强了,环保观念也在不断提高。新时代新生活让我恍然如梦,但现实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可以说,近些年,是咱们老百姓自几千年以来,日子过得最幸福最美满的时期。

晚上,我在三婶家吃饭。三婶家弄好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她一边给我碗中不断夹菜,一边揶揄地说:“今晚,虽然招待不周,但要吃饱!你还记得不?小时候,我说锅里的饭没了,你不信,硬是要搬个凳子到灶台上看看才肯罢休。”说实话,尽管这事在我脑海里不留丝毫的痕迹,但我相信这绝对是真的,因为在我的记忆中,老家人的粮食从来都是不够吃的,对于我们小孩来说,家里粮食不够吃,经常去别人家磳吃的事情是常有发生的。现在,三婶家的日子真正好起来了,三婶的儿子在镇里开了个“农家乐”,三婶的儿媳妇在家带两个小孩和照顾老人,粮食更是存贮上万斤,一家人的日子红红火火。

天刚刚黑时,村庄的广场上突然飘出一阵阵欢乐的音乐声。走上前,原来是蓉姐正在教导小姑娘小媳妇们学跳广场舞。只见她一招一式,一举一动,挥洒自如,有模有样。我一看,乐了,打趣的说:“蓉姐,老师当得不错嘛!”蓉姐一边合着节拍扭动着水蛇腰,一边不好意思羞涩地笑,说:“过奖了,过奖了。”这情景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白天,乡亲们一次次地挑着百多斤重的货物踩着山路回家,到了晚上,掀开衣服一看,肩膀上都磨破皮,身子骨累得像散了架,动都懒得动。天一黑,立马就上床睡觉。至于听音乐,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有不识时务者坚持称心中有个音乐梦,那一定会被父母斥骂得狗血淋头。如今,农村的富裕,大大改变了乡亲们的精神面貌。有钱,有闲的乡亲们,有机会开展自己的业余爱好,于是,让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广场舞也引了进山村。这真是叫“经济建设搞上去、精神文明跟上来”。

第二天,表哥带我去采观了他的特色养殖基地,还带我参观了商业街……我发现当我和每一个熟悉和不熟悉的人交谈时,从他们乐呵呵的笑容以及信心满满的表情,我读懂了他们对当今幸福生活的满足感和对未来充满了坚定无比的信念。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临走时,表哥拉着我的手,依依不舍说:“兄弟,这次回老家收获大吧?现在的农村不再是一穷二白的农村,而是一个比任何时代都空前繁荣昌盛的农村。有空常回家看看吧!”

在车上,我一直反复思考着表哥的话,确实,现在的农村一点也不比城市差,还在多方面更优越于城市。我想,老家里不但有我的根,还有血浓于水的亲情,更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我打算回去和家人商议,只要他们愿意,我们把家从深圳搬回来,我相信广阔的农村也大有作为。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